台湾女作家:我要为大陆“蓝颜”离婚

来源: | 浏览量:19 次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6 02:03

  01

  婚外情的故事千篇一律,我很难想象到底有谁可以享受其中,除非只是想玩玩原文

  我是台湾人,出身在一个书香世家,十几年前随先生一起到美国定居,有两个孩子。我先生是一名学者,也是企业高管,年薪50万美元。

  我带着孩子住在先生买的大房子里,吃喝不愁;可先生总是爱工作,跟我的生活没有多少交集,最后他连生日会、旅游都缺席。

  我曾经抱怨他看不起我。他回答说,他不是看不起我,而是看不起身边任何人。因为郁闷,我开始写作,成为一名专栏作家,经常获邀去大学讲课。

  一年多前,我在一次学术活动中遇上了他(就称他W)。W长得很帅,来自我不熟悉的大陆,而他对台湾也不了解,或许是彼此好奇,我俩很快搭上线。

  他提到在遇见我之前有几个“她”时,我真想一巴掌打死自己。我是不相信男人终生只会爱一个女人的,除了我,今后他还可能爱上别人1 6 3 n v r e n c o m。

  “你怎么会这样放逐自己!”我无奈地对他说。

  他嗫嚅地跟我说:“她们都不在意我有家。”

  我的天!以下这段话,也许是上帝想通过我的口传达给他。

  “一个正经的女生,如果知道你还有家,又过来撩你,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长这样,绝对不缺女生,要么你就玩得起,不然受伤的永远是你自己。”

  “你已经四十多岁了,如果只有二十来岁,要怎么玩,别人只会说年轻不懂事,你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,但你在滥用它,当别人撩到你的同时也看轻了你。”

  “你总是觉得在异乡没有资源,没有人脉,因为你每到一个新团体就跟异性搞暧昧,同性谁愿意靠近你?暧昧关系的确建立得很快,你也可以快速地得到‘单一’的协助,但一旦闹翻,你这种关系又很容易闹翻,那你就真的孤立无援了……”

  我一口气说完了这些,他握着我的手越握越紧:“从来没有人提醒我这些,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人。你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,我要你做我的女人。”

  老实说,我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听到他的风花雪月,不是掉头走人,而是特别心疼他.....

  W的婚姻状况很糟,妻子跟他势同水火,却又不同意离婚。我实在理解不了这背后的逻辑,他说,大陆很多女人忌讳离婚,何况人到中年。

  我们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但我们身后背负了太多责任,加上我回台湾看望父母,我们只是传传讯息,聊书谈音乐,说说人生观,发乎情,止乎礼

  但我抵不住内心的煎熬,一个月后主动向先生坦承。先生的反应,着实让我惊慌失措 .....他沉默了半晌,接着向我道歉,说他过去太过冷落我,我才会出走。

  然而,我回不了头。我无法克制不思念W,当然W也一样……

  我再次跟先生坦承,我无法正常生活,他会看到我在他面前,为另一个男人哭。

  先生说,他现在不能同意离婚,因为我是家庭主妇,写稿收入微薄,没有生存能力,他不愿看到我走出这个家后而堕落,要等我找到工作后再说。我想,他在做努力。

  那阵子在厨房,颤抖的双手不知道有几次就想这么切下去,发生这种事,我先生已经做出了超乎常人的举动,但他要的生活我给不起....

  02

  我试着要跟W分开,但只要一想到要离开他,我就有一种被水淹没的窒息感。过了几天,我跟先生说,对不起我做不到,离婚吧.....

  先生亲自去找W恳谈,不是求他放了我,而是....接受W成为我的知心朋友。

  先生敢这么做,是因为婚前我有一位很特殊的异性朋友,等级就是大陆人说的蓝颜知己。先生跟他在哲学领域上惺惺相惜,竟然成为好朋友来源

  他说,他都接受我这个蓝颜了,没有道理不接受W。但是,我做不到把W只当朋友.....

  W告诉我,没有人可以分得了我们,只有我们自己。

  先生曾说:“怎么这么傻,两个孩子的妈了,还在谈青春校园恋爱。”

  因为,我跟W最常去的地方是公园和图书馆。我不要他的钱,不准他买东西给我,他唯一送我的礼物,是一个烫金的书签,因为我喜欢看书。

  我和W就是从书开始聊起的,每当看着书,就会觉得他陪在身边。

  W有一个女儿,跟他相依为命,来美国找他时,都是我在照顾。她怯生生地叫我“阿姨”,跟我的两个孩子却相处融洽。

推荐阅读:出轨败露后,闺蜜又捅了她一刀

  原本,今年(2017)6月,W就该回国。我明说:我不是什么圣母,也有私心,我没有名份,你走了,我也就没有实际,那我会变心的来源。于是,他留下来了.....

  我知道很多文章都有提醒,婚外情没有一个好下场,但这其中有归因谬误,因为能拿出来当案例的,都只会是失败的案例,不然就是变相鼓励婚外情;要真成功了幸福了,没人敢大喇喇地出来分享经验。毕竟,出轨的两方都应该被讨伐……

  我不相信有真爱,只是在某个时间点,遇上了自己内心投射的渴求,那个“出现的人”填满了自己落陷的那一块。

  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,我能保有的只有我自己……

  W的女儿回国后,我问他,到底用什么方式留在这里(我指的是签证)?

  他打算申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继续当学生。我阻止了,他在这里四年了,毕不了业,最大的问题就是语言,现在又要再去重蹈覆辙,说什么我都不同意!

  我帮他找了一所正规大学附设的语言学校,带着他跟系所沟通,评估哪一个最适合他,终于赶在开学前两个礼拜尘埃落定。

  如果出于私欲要他陪我,我就不必插手,因为野鸡大学一签就是两年,而语言学校只有六个月,我也不知道哪来的佛心,可能还是出于感情吧,希望他可以重拾自信。

  “我要你!结婚跟我回大陆一趟。”他的双眼像是刚强震完后的海啸,不可遏制地前进,直到把我吞噬。

  我们开始留下一些合影,因为台湾人跟大陆人结婚要有许多生活照,我们像是在做什么间谍工作一样,在暗不见天里搜证……证明我们俩真的是恋人。

  我知道女儿是他的心头肉,在他困顿时,只有女儿跟他相依为命。

  “你要得到女儿的抚养权吗?”

  “不可能,女儿在姥姥家养大的,于情于理我都要不到,而且以我们那边人的做法,我今后一辈子都难以再见到她1~6~3~n~v~r~e~n~c~o~m。”提起女儿,他的眼眶总是泛红。

  我如何能当这个罪人?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jechaworks.com/h/e/135855.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